第03:芳草地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~~~——读《下雨的书店》有感
~~~
~~~
~~~
~~~
~~~
~~~
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 出版 桐庐新闻网 |返回首页 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黄昏的永别

  有些东西,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才懂得留恋,才懂得悲伤……而他们,已无可挽回。——题记

  那日黄昏,我就失去了我最亲的人。

  我坐在公交车上,忐忑不安地紧握双手,心也像公交车一样颠簸着: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妈妈能让我放弃期末考试赶回家?我努力地想着……

  家中,妈妈正收拾着行李,见我回来了,平淡地说:“准备坐火车回郑州,你姥爷快不行了。”“什么?”我咬着牙,觉得好像有一盆冷水泼在头上,又仿佛有一把大锤重重地敲击在心上,一下、两下……我看见,妈妈的眼角泛着红。随后,我的视野被泪水模糊了……

  第二天,郑州人民医院。姥姥、姑姥爷、姑姥姥、妈妈、舅舅、表妹,家里的亲人们都来了。弟弟和我戴着口罩双眼凝重地在重病监护室外等着。过了一会儿,一位护士将大人们带走了,留下我们几个孩子在那儿等着。仿佛是晴天霹雳,我默默地思索着。半年前的暑假姥爷不还好好的吗?怎么只过了仅仅几个月,姥爷就病得这么重了。这是真的吗?可是这么多人来医院,不像是假的……是内风湿又发作了吗?姥爷,您可要平安无事啊!“重病监护室”几个大字闪着红光,恼人地在我眼前跳跃……

  我徘徊着,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痛苦的呻吟声和凌乱的脚步声,病房外一行行惊心触目的文字张牙舞爪地扑到我眼前,头上的日光灯也在不停地摇晃着,令我眼前晕乎乎、感到心慌……姥爷,您可不要离我们而去啊。姥爷,您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。

  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,亲人们一个一个地从亲属问候室里走出来,可他们似乎变得陌生了。我跑去问他们,但没一个人理我,大家都默不作声,脚步沉重地走着。我的心中忽然泛起一阵冰冷,该不会……

  出了医院大门,我们几个人等在医院前。灰蒙蒙的天空,如哭似泣的鸟啼,慌乱不安的大树在风中摇摆着,眼中只剩下了焦急的汗水与不安分的双手,还有就是孤独落寞的广场和伤痕满面的马路。终于,其他人坐着救护车赶过来了。雪白的床单和红色的十字映入了我的眼中,耳中传来的铁架的叮咚响和滴管、呼吸器发出的声音搅乱了我的大脑,姥爷一闪而过的苍白的脸深深刺疼了我的心。

  时间还是上午,姨姥姥让我住在了她家,并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,还陪我聊天出门散步,一起看电视。可我坐立不安,饭也吃不香,玩也不开心。我不停地给妈妈打电话,总是无人接听,或者“嘀”的一声响后,便又寂寞下去了。我心中似乎悬着一块大石头,没有得到姥爷的确切消息,就落不下来。

 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,还没有消息出来。我正打算松一口气时,姨姥姥突然红着眼告诉我,姥爷去世了。“噔咯!”我似乎听到了心脏破碎的声音,仿佛一块大石撞向了满怀希望的脆弱的心。黄昏的暮色中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眼前一片昏乱,泪水涌上了眼眶,模糊了……当我再次缓过来时,心中已不再感觉沉重。只觉得头疼,闷得很,身子也轻飘飘地。我望向窗外,黄昏最后一抹光晖照在我脸上,随即消失了。就在这天黄昏,我失去了我最亲的人。

  三天后,信阳老家。“呜——”唢呐的响声唤醒了我,我抬头望去,除了一片白色,便只看见落暮的黄昏。又是黄昏,我突然恨起这一刻来。黯淡的夕阳渐渐被青黛的大山吞没,残余的云朵也渐渐散去了……揭开棺材,我才又见到了姥爷,那安祥的脸,让我心中一痛。姥爷,没有想到我最后一次看您,竟然是去年暑假分别前的凝然一望。而再次见到您,却是在这般情况下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泪水倘满了整张脸……

  后几天,我们办理丧事,为姥爷送殡下丧。我的眼哭肿了,嗓子喊哑了,膝盖跪疼了,腿走累了,泪风干了,可心中依然悲痛着。

  大概小孩子总是不会陷入悲伤太久的,过了一个多月,生活渐渐地平静下来了。尽管我还会伤心难过,尽管半夜我还会默默流泪,但我不会像原来那样悲痛欲绝了。后来疫情来了,我们被迫留在老家住下来了,几个月后才回浙江。那段时间和姥姥一起生活,我渐渐地开朗起来,但我依然思念着姥爷。每个黄昏,我都会望向天空,想象着与姥爷对话:姥爷,牵肠挂肚的话我都藏在心间。但我想说,您永远在我心里,您永远是那么慈祥……

  实验小学六(5)班 丁梓涵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芳草地
   第04版:专刊
让想象力大爆棚
小狗白炭
躲在草丛里的星星
叠罗汉
记忆深处的美好
嬉闹
黄昏的永别
今日桐庐芳草地03黄昏的永别 2021-05-25 2 2021年05月25日 星期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