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桐君山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出版 桐庐新闻网 |返回首页 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搜番薯记

  ■ 徐红霞

  番薯也称红薯、甘薯、朱薯、地瓜……地方不同,称呼也不同。

  说起番薯,这里有个故事。相传在明朝万历年间,福建商人陈振龙到菲律宾的吕宋岛经商,首次尝到了一种清甜又管饱,被当地人称为朱薯的神奇农作物。他发现朱薯不仅耐干旱、耐贫瘠、易移栽、易繁殖,而且产量很高,生熟皆可食,不光果实可以吃,甚至连藤蔓都可以吃,是一种非常好的粮食替代品。看到那满山遍野的朱薯,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家,时常有各种各样的水旱之灾,粮食短缺,若是能把朱薯引种到自己家乡,那可就是一件造福一方百姓的大好事。但那时当地有严厉的法令禁止将朱薯带出,违令者死。1593年5月,50岁的陈振龙购得几尺薯藤,冒着危险巧妙地将“薯藤”绞于缆绳之内,侥幸地躲过了出境检查。经七昼夜航行,终于将薯藤带回家乡。薯藤试种下去四个多月后,陈振龙父子成功收获了第一批番薯。此后便在各地广泛种植起来。

 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农村普遍贫穷,常常吃不饱饭,要以“瓜”代粮,我和弟弟就常到外婆家去搜“漏网之薯”,也就是社员们挖了番薯后,我们再去搜遗漏在地里的番薯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我十二岁、弟弟十岁的那一年去外婆家搜番薯。

  外婆家在莪山公社塘联大队畈里生产队,地处群山环抱之中,四周的山坡上栽满了番薯。霜降节气一到,便是收番薯的好时节。一天清晨, 我挎上大竹篮,弟弟扛着锄头,跟在挖番薯社员的后面出发了。

  到达目的地后,大人们先用镰刀收割番薯藤,每根番薯藤都留下一截,割下来的番薯藤和番薯叶被扎成一把一把,这是喂猪的好饲料。番薯藤割完后,社员们在前面挖番薯,只见他们高高举起铁耙,对着留下来的那截番薯藤稍前一点的位置用力挖下去,往上一撬,再俯下身去用手一提番薯藤,圆形、椭圆形的番薯就从地里被拎了出来,一根藤下面常常有五六个番薯依偎在一起,有膀大腰圆的,有虎头虎脑的,有小巧玲珑的,有修长苗条的,也有歪歪扭扭的,形状各异。

  我和弟弟各自为战,跟在挖番薯队伍的后面,用锄头把前面已经挖过的黄泥土重新翻一遍,搜寻那些“漏网之薯”。为了多搜点番薯,我们很少休息,实在累了就把铁耙柄往地里一横,坐在上面稍作歇息;渴了就从竹篮中挑出一个瘦长的番薯,往衣角上擦两下,用力一掰,一人一半啃着解渴。搜番薯很有收获感,有时偶尔搜到一个较大的番薯从地里露出头来,惟恐用锄头挖会把番薯挖破,干脆就把铁耙一扔,蹲下身去,用双手先把四周的泥土扒开。秋后久旱不雨,黄泥地又干又硬,我和弟弟就轮流着扒土,看着扒得差不多时,再握紧番薯前后左右摇晃,等番薯在土中松动后,直接把它拽出来,这样才能确保到手的番薯完好无损。扒土的次数多了,十个指头就会生痛,但看到篮子里的番薯越来越多,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忙碌了半天,社员们要收工回家吃中饭了。我和弟弟的收获不错,一个大竹篮也被番薯装得满满当当了,估计有二十几斤。我们用锄头柄抬着篮子,一个肩膀疼了就换个肩膀,实在抬不动了,把锄头扛在肩上,一人一只手抬,左手疼了再换右手,走走停停,终于把番薯运到外婆家。就这样十天下来,我和弟弟也搜了好几百斤番薯,加上亲戚们给了一些,装满了八只箩筐。大姨妈让表哥用双轮车帮我们运回家。表哥拉着双轮车走在前面,我和弟弟跟着表哥一路步行三十多里回到家中。

  番薯运到家后,可把父母乐坏了,左邻右舍直夸我们姐弟能干。大的番薯连皮刨成丝,晒干后和大米一起煮饭,中等大的番薯切块煮番薯粥,早晚都吃番薯粥,粥中的米粒少得可怜。中饭吃番薯丝饭,母亲用三分之二的番薯丝和三分之一的米煮好饭后,先用锅铲把番薯丝煸成糊状,再把米饭拌进番薯糊里接着煸,直到番薯丝和米饭都变成糊状,混在一起,这样的番薯丝饭容易下肚。小的番薯用来做番薯干,这可是我和弟弟妹妹过年时的美食。

  “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”但愿“搜番薯”的日子永远不会再来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桐君山
   第04版:专刊
冲出地面的景观
搜番薯记
仙居图
天溪湖
我们都是一家人
今日桐庐桐君山03搜番薯记 2020-10-16 2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